你能想象吗?从汉口到上海再到欧洲,几乎所有茶商都在等着为这款茶接驾!

发布时间:2019-09-05 15:35  作者:茶语网  来源:茶语网
祁门红茶自问世之日起,就大部分销往海外,仅有极少量供应国内市场,而阊江则是这条漫长路程的开始。


阊江


开中门与开红盘


阊江横跨祁门县城,蜿蜒盘旋而下,途经景德镇并入昌江,再至饶州,最后汇入鄱阳湖,水路的畅通使得祁门红茶的运输变得方便起来——


“头批满堆,即择吉日良辰,鸣炮奏乐,大宴茶师及匠人,匀堆成箱后,即抽茶样一箱,派水客送样至汉口。汉口茶栈大开中门迎水客,并设宴款待,仪式非常隆重。”


茶商们将约五十斤祁红装为一箱,先派人送样品一箱到汉口。而到达汉口的祁红则享受了当年中国人待客的最高礼遇:茶栈大开中门迎接。剩下的祁门红茶根据运输船只大小的差异,每艘船装载三十箱到六十箱不等,开始沿江而下。


祁门县城


这条从阊江开始的航道从祁门一直到景德镇再至饶州,到了饶州之后,装载祁红的小船就需要换为大船,然后用汽轮拖拽,渡过鄱阳湖到达九江,最后再到达汉口。


后来即便在1920年祁门红茶的转运口岸变为上海,这样的运输方式仍旧没有太大变化,仅仅是到达九江之后再改为长江大轮进行运输最后到达上海港。


宣城


不过到了再后来的1935年,芜湖到景德镇通车,祁红便由公路运至宣城,再转用江南铁路联运至上海。


从汉口时代起,祁门红茶就享受着茶叶能享受的至高荣耀,当出口口岸变为上海的时候,这种荣耀几乎到达了巅峰——直到抗战之前,每年上海茶叶市场红茶新茶上市的时候,非要等祁门红茶到沪,方能为当年红茶新茶开盘定价,当时的茶商纷纷称此为“开红盘”。


铺首


祁门红茶的荣耀与辉煌,就在开中门与“开红盘”当中展现得一览无余。


为了最高标准而生


因为时间过于久远,我们已经无法考证是谁最早把祁门红茶带到了欧洲,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祁门红茶在欧洲传播开来,有很大程度是因为其在各种展会评比会上的表现——就像武侠小说中的绝顶高手一样,在祁门红茶出现这一百多年来,无论是国际上的展会,还是国内的展会,只要参展,必有斩获。


早在20世纪初期,祁门红茶就参加了几个世界性与地区性的博览会,比如“南洋劝业会”和“意大利都郎博览会”均或头奖,而高潮在1915年——那一年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祁门红茶获得当年的最高奖项“甲项大奖章”。


旧照片


这无疑是对祁门红茶最高的肯定,通过读书我们可以知道,“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在那个时代世界名优土特产的地位就相当于诺贝尔奖在自然科学这一领域的地位,所以完全可以说,祁门红茶摘取了茶叶宝座上的桂冠。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很多年后,那是1987年,祁门红茶又获得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第26届世界优质食品评选会”上的最高金奖,而评选会评委乔治德先生则赞扬:“祁门红茶是历届评选会评选的茶叶中最好的茶叶。


古迹


逾是在最严格的评选和最苛刻的审核之下,祁门红茶的品质逾能彰显得淋漓尽致——它本就是为了最高的标准和要求而生。


贵族的下午茶和诱人的祁红广告


欧洲贵族一直是当年祁门红茶的最大客户。一个世纪前,祁门香弥散在贵族们的沙龙中,午后慵懒的咖啡馆里,与莎士比亚的句子一道萦绕在人们的唇齿之中,历久不散。


而英国王室对于祁门红茶的情有独钟,兼之1915年“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对于整个欧洲的影响,更让“欧、美、非各国嗜茶者,莫不视为无上精品”。


茶汤,红茶


欧洲人销售祁红的广告,写得充满了蛊惑力:


“该茶产于中国安徽祁门县有名诸山,茶色深红,茶味特长,茶香浓郁,茶质坚硬,能助消化,能润肠胃,能去风火,能长精神。饮法:此茶味红茶中之极品,其泡制之法,先以三钱左右,或两茶匙,置入壶内,以沸水冲之。5分钟后,倾入茶杯,即成芬芳适口之饮料,再加以牛乳白糖,调和饮之,其味甚香,更觉优美。”


这种调饮的方式,将祁门红茶兼容并蓄的性格彰显得淋漓尽致,对于百年前欧洲的潮流具备了充分的引领性,更催生了他们对于古老中国的向往。


奶茶


不过这样的方式却不被老派英国人所认可,在简.比特格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祁门红茶的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喝祁门红茶的时候一定要清饮,否则奶和糖的味道会掩盖它的香气。


欧洲人将祁门红茶收藏在像宝石箱类附有钥匙的容器中,“这种箱子称为茶箱,是以玳瑁或者银所制成的工艺品,当客人来访时,管家或者仆人将茶箱取出,由主人亲自用钥匙打开茶箱。”


祁门茶人对祁红的描述极为朴素,大多是“乌黑泛灰光”一类的句子,但在国外的流传过程里,却被嗜茶者们冠以“琥珀光”、“黄金圈”等充满奢侈品意味的词汇,仿佛在这一枚枚卷曲的茶叶上,他们喝出来了属于浮华时代的珠光宝气。


红茶


比较起来,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对祁门红茶的赞美就显得隐忍沉稳:“我在中国的香茶里,发现了春天的芬芳。


一担祁红换3.5吨大米


对于一个产品来说,再多的荣耀都需要转化为销售与价格才成其为真正的荣耀,而祁门红茶则做到了这一点。


从1915年的巴拿马博览会的金奖之后,祁门红茶的价格就呈现出上扬的趋势,1931年祁门红茶的价格则达到了顶点,为每担447银元,高于当时印度、锡兰高档BOP红茶,按照当年的购买力和物价水平,1927——1936年间,上海大米每市石(160斤)为10.2银元,则祁门红茶一担可置换3.5吨大米,按照现在每吨大米的价格3500元人民币,一担祁红的当年价格放到现在折算为人民币约十二万元左右。


老祁门茶厂

(老祁门茶厂)


另外一个数据是在1939年,祁门红茶的出口价格为360两白银一担,而正山小种鼎盛时期的出口价格也不过一担四十两白银而已,祁门红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为了防止假冒,祁门红茶的外销包装采用了枫木箱,箱面上刷上朱红涂擦桐油,并绘上图案,外面再加竹篾箬叶保护,以证明是祁门产地原包装。


在解放后,祁门红茶则采用货号的方式与安徽其他产地红茶进行区分,外销时,祁门红茶的货号为11,而安徽其他产地红茶的货号为12。


祁门红茶茶香中氤氲出的,是属于财富的传奇。


祁门当地至今仍流传着祁门茶厂的厂长去英国伦敦洽谈业务时,自1912年就经营祁门红茶的英国唐宁公司为迎接他升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故事。


祁门


这是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的人们对财富的尊重,更是对祁门红茶的尊重。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由茶语网与祥源茶业吴锡端先生合著的《祁门红茶》一书。


* * *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0)条评论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