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班章、冰岛同列?这些你从未听过的山头有望成为普洱收藏一线山头的“潜力股”

发布时间:2019-05-29 16:41  作者:茶语网  来源:茶语网

在我们的日常审美分类中,一般有“大众”和“小众”之分,比如商业电影——大众,独立电影——小众。


其实,普洱茶山头里面也有大众和小众的分法。大众就不说了,无非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那几个。


这次我们更想说说小众山头,也就是那些微小产区。为什么要着重说“小众”?因为小众更具多样性,个性更足,可叙事空间更大。它们虽然很难真正与老班章、冰岛等顶尖山头PK,但也有各自独一无二的面目和品质。


难得的是,还有茶企愿意去深耕它们,把像白莺山、拔玛、迷帝等普通消费者难得一见的优质茶品展现出来,挖掘它们成为普洱收藏一线山头“潜力股”的可能。



从白鹰山到白莺山,

这个山头经历了什么?


白莺山位于临沧云县漫湾镇大丙山(主峰海拔2834米)中部,与无量山一江之隔,背靠大丙山野生茶树群落,位于海拔1800米至2300米之间。


作为传统的云南大叶种茶叶种植地,这里茶树品种丰富,目前仍保留众多自生,半野生和人工栽培古茶树100多万株,因此也被称为古茶树的“自然博物馆”。




白莺山名字的起源也很有意思。根据当地传说,白莺山最早叫白鹰山,缘由是常有白色的群鹰在此栖息,犹如朵朵白花,点缀山中。


后来白鹰屡屡猎食家禽,祸害当地居民,被人赶出了白鹰山。白鹰走后,来了一批白莺占据山头。


白莺性情不如白鹰猛烈,且会歌唱,嗓音优美,与人类也相安无事。于是,当地人干脆把白鹰山改成了温柔的白莺山。


和一些山头新贵不同,白莺山还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2007年,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率领200多位僧人前往白莺山大河寺举行禅茶开光仪式,将白莺山佛茶圣地的面貌推到了世人面前。




至今,刻有释永信“白莺山中国千古佛茶圣地”题字的石碑仍静静站立,彷佛在述说着白莺山古茶的幽远往事。



像白莺鸟一样柔和愉悦的茶


白莺山雨量充沛,日照充足,土壤优质,从各个生态指标考量,都很适合云南大叶茶种的植生长。它能成为传承千百年的古茶树宝库,跟老天赐予的绝好自然环境分不开关系。


据相关统计,白莺山古茶园内,树龄最老的“二嘎子”古树在2400年以上,树龄在百年以上的逾万株。其中,野生古茶园2000多亩,主要分布在云县漫湾镇冷凉山区。


或许是茶叶品种过于丰富,白莺山茶的名称也很多。诸如黑条子茶、白芽子茶、藤子茶、柳叶茶、红芽口茶、豆蔑茶等等,令人眼花缭乱。在我们听惯了老班章、冰岛、曼松之后,这些名称显得大异其趣。


略感遗憾的是,白莺山茶长年来“长在深闺人不识”,不为外人所知。


造成这种局面的很大原因是这里交通不便,到现在还没通车。不过,这也很大程度上保障了白莺山不被外界侵扰,也极大地保留了自身的独特风味。


和白莺鸟一样,白莺山茶的总体特点也重在一个“和”字:温和、平和、柔和。但“和”里面又带点跳跃的山野气息。


拿七彩云南•庆沣祥的2017白莺山春古茶(珑珠)生茶举例。这款茶充分体现了白莺山茶香甜型的特征。滋味不重,苦涩低,口感醇和顺滑,清甜回甘,花香细腻别致,有野韵。


2019白莺山春古茶


“拔玛是南糯山最好的茶”


从临沧南下,与白莺山相距数百公里的拔玛则有着不同的风土和滋味。而相同的是,拔玛也声名日盛,日益绽放出小众山头的耀眼光芒。


拔玛位于西双版纳自治州勐海县南糯山,名字出自爱尼族语,意为“古乔木”。众所周知,南糯山古茶树众多,拥有古茶园12000亩,面积居勐海县古茶园之首。这些古茶园主要分布在竹林寨、半坡老寨、丫口寨、石头老寨、拔玛寨、石头新寨等哈尼族寨子中。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茶叫拔玛,但其实出产拔玛茶最多的地方并不在拔玛寨。


七彩云南原料品控团队成员告诉茶语网,拔玛寨是2005年从石头寨分出去的,真正的“拔玛茶”产量极少。而拔玛茶主要产自苏湖(又称苏佛)的拉祜族寨子南拉老寨和南拉新寨。


当然,抛开容易混淆不清的原产地问题不谈,拔玛仍旧是南糯山最好的茶——这是普洱茶行业内业已形成的共识。


我们曾数次进入过南糯山调研,遇到过的茶人几乎都有过类似的表述:拔玛茶是南糯山的代言。想喝懂南糯山,拔玛是不能略过和绕开的永恒存在。


可拔玛又有何非凡之处,让人一致推崇为南糯山的顶级代表,成为南糯山最昂贵的古树茶?



在果香中,领略拔玛茶的独特风致


苏湖与南糯山相连,从宏观上讲,与南糯山的生态环境无异。而位于这里的“拔玛古茶园”,因此也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良条件。


今年四月份,茶语网编辑曾慕名跟随七彩云南原料品控团队进行了一次拔玛之旅。在进入园区的那一刻,就被彻底折服。也明白了拔玛的走红并非又一波惯常的市场炒作。


古茶园内空气清新,被一层轻雾笼罩,漫射光四周铺陈,呈现出氤氲之气。茶林中多种植物共生,有常见的蕨类植物,藤蔓植物。仔细辨认的话,甚至能发现野果树。




古茶树连片生长的不多,还有一部分零星散落在坡度极陡的崖壁上,不易采摘,且产量稀少。


喝一口拔玛茶,最明显的口腔反馈是果香浓郁。这可能也是初次喝拔玛的人最强烈的感受。


这次的拔玛行我们喝到的七彩云南2015拔玛春古茶,也是先一股浓厚的果香在茶汤中慢慢苏醒化开,随杯钻入喉中,沁人心脾。


之后,果香裹挟下的茶汤更显柔和平顺,喝罢身定心安,无比熨帖。几泡过后依然入口味醇甘甜,口齿留下的香气,细腻温润,香远溢清,喉韵深邃悠远。拔玛的不二风致,可见一斑。



2015拔玛春古茶


2019拔玛春古茶


迷帝:把皇帝都给迷住了的茶


如果说对普通消费者而言,白莺山和拔玛是“小众”山头茶,那迷帝差不多可以归到冷门一类了。甚至你在搜索引擎上输入“迷帝”二字,靠前的词条很有可能是李商隐的诗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这不奇怪。这几年,迷帝也仅仅是在极少数的玩家圈子流传,作为发烧友之间的分享交流之物。但以迷帝的品质,不排除它“出圈”,俘获更多“迷弟”、“迷妹”的可能。


迷帝的地理位置处于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属哀牢山系。迷帝茶就产自海拔1300-1940米高寒山区,常年平均气温14.2-18.3℃,终日云山雾罩,空气湿度大。




关于迷帝,也有个颇为显赫动人的故事。相传,“迷帝”以前不叫这个个名字,而是叫“米地”。后来清廷将普洱茶列贡茶后,凭借优良的品质,被选为贡茶,且深得皇帝喜爱。


“把皇帝都给迷住了”——米地茶靠皇恩加持,摇身一变,成了迷帝茶。


故事是好故事,但知晓迷帝茶的人也是事实。在漫长的岁月中,迷帝茶似乎被渐渐遮蔽湮没了。即便它所在的墨江新抚镇曾是茶马古道从宁洱经通关到镇沅与景东的必经之地,有着光荣的历史过往。


真正的好茶,永远不会被遗忘


好在新一轮的普洱复兴,并没有使迷帝茶沉沦太久。总有真正爱茶识茶之人会把它从时光中打捞出来,为它擦去历史的尘埃。


七彩云南就独辟蹊径,选择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方向,在这里深耕多年。他们和当地茶农合作,在这里建立初制所,以匠心和真心传承着迷帝古茶树的“贡茶”品质,让普通人也能喝到“帝王茶”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据七彩云南原料品控团队负责人介绍,迷帝茶所在区域茶园基地3000多亩,近四百年树龄的古茶树300余株。他们的原料基地就深居其中。


他还补充说,迷帝茶区茶叶生长期长,采摘期短,产量其实不高。“产量虽然低,但品质是真的好,能被选为贡茶真不是盖的。”


此外,他们团队经过实验分析出,迷帝茶中的氨基酸和芬芳物质的含量很丰富,“相较于一般茶品要高出30%-60%。”


在七彩云南原料基地,我们曾审评过一款迷帝茶。其汤色黄绿透亮,茶香清幽,带些许兰香,山韵明显。口腔有苦涩感,但苦能化甘。回味甘醇爽滑,滋味醇厚生津,经久耐泡,香气足。


迷帝茶凭借它的个性和品质,正在逐渐找回那失落的尊严。




图片:由七彩云南提供



* * *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52)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