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即可速成?高收费=高格调?你对花道有多痴迷,你对它的误解就多深!

发布时间:2018-07-09 16:03  作者:小新  来源:茶语网

花道,这也许是一个不被太多人所知的领域,但因为几乎每个足够漂亮的茶席上,插花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逐渐地也在茶圈子里流行起来。而另一方面,花道作为东方生活美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生活品质有要求的绝望主妇们,为了给自己的贫瘠精神生活添一些亮色,在支付了不菲的价格之后,也开始走进花道培训班。


不一而足,总之,就在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花道培训班犹如雨后春笋一般,逐渐地冒出头来。对于培训体系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对于消费市场来说,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的行业。


那么,是谁在培训?培训了些什么?怎么样叫学成归来?学的是花道,还是纯粹为花钱找了一个门道?


这是一个比斯芬克斯谜题还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也是一个比茶叶还乱的市场。


每个足够漂亮的茶席上,插花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2018年5月1日上午十点十五分,重庆大坪的时代天街的一个教室里,刘小新正在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第四个伤口,她面前的桌上是一盆由多种木本以及草本植物的花与叶片构建成的花道作品,线条纤细挺拔,看上去会有很强的自律感——这是刘小新学习花道的第3个年头,事实上,她是从广州来,在这个小长假的时间,别人选择了携家带口浩浩荡荡地奔向高速公路,而她却选择了参加她老师举办的花道课的集训。


在此之前,刘小新已经在她老师那里学习了两年多花道,即便这样,她还是认为自己的花道技艺并不算完善,“细铁丝是我们必然需要使用到的工具,你看我手上这些被铁丝戳破的伤口,这证明了我的娴熟程度并不算足够。”张开手指,刘小新这样说道。


据刘小新介绍,她是在一个日本的花道流派中学习,“这样会正规一点”。而她说自己学习花道的最大理由是为了让生活当中,充满更多美好的东西。


花道,是通过插花感受自然、生命的变化,在创作美丽的作品和欣赏的同时提高自己的审美,这种以插花为手段,以提高精神世界修养为目的的学习生活方式


写到这里,我想还是有必要将花道的一些基础概念进行一下陈述,毕竟还有很多人并不清晰这一概念。


所谓花道,是通过插花感受自然、生命的变化,在创作美丽的作品和欣赏的同时提高自己的审美,这种以插花为手段,以提高精神世界修养为目的的学习生活方式,称作花道,又称华道,日本传统的插花艺术,它是“活植物花材”造型的艺术。花道在中国也被称为插花艺术; 插花(术)或者花卉艺术。


花道、花艺、插花,从最后的呈现或者本质上讲其实是一回事。一定要讲区别,那就是花艺和插花,强调的是艺术形式和技艺门类,而花道则上升到了精神层面。学术上,1673年,在日本刊行的插花刊物《替花传秘书》首次使用“花道”一词,也因此,花道成为日本插花的专名。


刘小新告诉茶语网,日本的花道其实来自于中国隋朝的佛堂供花,到了日本升到道的高度,并产生各种流派。从诞生到今天经历几个世纪,流派有两三千个之多。目前,在日本花道协会登录的有400多流派,最具有代表性的是池坊、小原流和草月流三大流派。其中,池坊是最古老的流派,日本花道的本源,有五百多年的历史。


在日本有句特别傲娇的说法:池坊的历史,就是插花的历史。


日本池坊花展现场

▲ 日本池坊花展现场


在中国,最优秀的花道传承则是台湾的中华花艺。1983年,台湾中华妇女兰艺社与台湾历史博物馆馆长黄永川开始研究中国古典插花,1984年举办第一届“中国古典插花艺术展”,并于1987年正式成立财团法人中华花艺文教基金会。


无论是日本的流派,还是中华花艺,各流派的特点和规模都各有千秋,基本点都是天、地、人三位一体的和谐统一。以上几种只能算是庞大的花道和花艺流派中最知名的,如今在兴隆的花道培训市场,又有许多闻未曾闻的流派名字,且大有层出不穷之势。此处不便例举,兴趣者可百度、知乎或搜狗。


虽然花道出现开始和茶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花道进入内地和茶却息息相关。


虽然花道出现开始和茶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花道进入内地和茶却息息相关。


“插花、挂画、焚香、吃茶”,在宋朝时就已经上升到了“文人四艺”,代表了最高级别的雅致生活情趣。在日本,直到十五、十六世纪茶道逐渐演变为崇尚简素的形式时,藉由村田珠光、武野绍鸥、千利休等茶道的大师的创造,才产生了“茶花”的形式,用最简单的器物插最天然的花草,追求“本来无一物”的境界。由此形成茶道用花的原则,就是尊崇花木的本来面目。


自此,花道和茶形成最亲密的连结,确定了花与茶结合形式的范例,大型花作装饰茶室空间,简素自然的茶花装点茶桌。


很精致、静雅的花道,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却成为了混乱的行业。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小新显得有些沮丧。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花道流派过多的原因,甚至没有一个约定俗成的结论,造成整个花道培训行业显得比较没有标准。短期速成、师资不合格、收费高,是目前花道培训行业存在的明显问题。在一个缺乏监管的行业里,在一些人眼里,这成了一个开宗立派,甚至是赚钱的大好商机。


池坊现任家元(掌门人)池坊专好 作品

▲ 池坊现任家元(掌门人)池坊专好 作品


在一些花道培训班的收费里,3天3000多元、4天5000多元属于常规标准,在收费上一直在勇攀高峰。这些培训的发起者们试图向大家灌输一种“收费高=格调高”的意象,形式感、仪式感、宣传的高级感一个都不落下,不嫌事大,只嫌事不够大。


而且,“短期速成”和“收费高”几乎成了前因后果的关系。在真正的花道流派里,从来都是一个长期持续学习的过程,不存在“短期速成”一说。


单认识花材和观察花材这件事就足以耗费掉你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还是其次,更不用说在此基础上技法和流派章法学习和研究。总体花费高也只是因为长期学习持续投入的最终结果,和短期内的高昂学费绝不是一回事。


“比如28天出栏的鸡和3个月长成的猪,谁都知道不好吃。在日本和国内台湾地区,花道修习者们多是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的年限打底。花道最终的追求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安放。修心的事,不是花钱可以买来的。”


说到这里,刘小新有些激动,她告诉茶语网,所谓的速成班出来的学员,连花材都分不清楚,“我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做出好的作品!”


上野雄次作品

▲ 上野雄次作品


既然速成班不靠谱,那么怎么样才是合适的?


最低限度,培训机制和审核考评机制都有章可循,学员资质审定严格。这才是一个正规的花道培训机构应该有的样子”,刘小新这样给茶语网介绍道。


在正规花道培训机构里,课时是第一要务。以池坊为例,池坊入门学习分为初级、中级、上级、高级四个阶段,约264节课,修完相应的课程,经由指导老师批准并向日本总部提出相应级别许可申请。


小原流 瓶花

▲ 小原流 瓶花


每一级别许可的申请对应相应的课时数,且每一课时必须有与之对应的作品图佐证。课时数加作品图按照统一的格式向支部提交,支部统一审核通过后,再递交日本本部颁发对应级别的许可。


而成为花道老师的路更艰难。在池坊体系里,除要修习完一定数目的课时(72个课时)、申请到胁教授三级许可外,还需要通过支部的考试,考试合格发放门标,有门标者才具备了开设花道教室的资格。小原流教师准入也是72个课时,级别为准教授一级。取得教师资格证许可,只是最初级的花道教师行业入门证而已,并不代表学习的结束。在这个教师准许资格许可之上,还有许多的级别需要修习。


小原流盛花作品

▲ 小原流盛花作品


本部颁发的许可成为判断一个培训机构是否正规的标准,培训机构里的老师有相应资质许可,学员经过一定的学习可以取得相应的资质许可。


这里的许可,也就是“证书”。用证书来考评一切是一件荒谬的事,证书从根本上说明不了什么,但在没有其它标准可参照时,权威机构的资质证书在一定意义上可以作为教学水平的参考。毕竟,那些“三天速成”班出身的花道老师们是没有的。



对话:究竟怎么样才是花道学习之路?



受访人:郭少静。2001年从事花艺设计工作,2010年开始学习池坊的郭少静,现为池坊花道正教授,花艺设计师,著有《六月海藻的婚礼花艺》、《婚礼花艺图库》系列、《我的插花生活—时尚生活居家插花》、《花语呢喃》(台版)。


郭少静

▲ 郭少静


茶语网:在您的认知中,花道是什么?


郭少静:花道,大体上说是美的教育,一种教育体系,无目的的美的感知。虽然国内的教育也是很有目的的,但至少是长时间的。以我自己学习的经历感受到,完成那些近十年取得许可的阶段,才真正开始入门。


池坊 生花新风体 郭少静作品

▲ 池坊 生花新风体 郭少静作品


茶语网:现在花道培训速成班这么多?您觉得这样的状况合适吗?


郭少静:花道,我一直都不喜欢用”培训“这个词。有许多人认为花道完全是一件可以自学的事,毕竟,在未传入日本之前,文人骚客们都是随意插之弄之,所以这种观点有合理性。最重要的是,省钱。从古而今,中日插花类著作数量可观,如明高濂的《遵生八笺》第六笺《燕闲清赏》里的《瓶花三说》、张谦德的《瓶花谱》、袁宏道的《瓶史》,现代黄永川的《中国插花史研究》、《文人花》等,日本的《插花百规》、有吉桂舟的《插花册子 四季之花》、田中昭光的《如花在野》、川濑敏郎的《一日一花》、《四季花传书》等。若能将这些读完悟透,那么完成一件具美感的花作当不成问题。问题是,这些书能否读完悟透?


池坊 自由花 郭少静作品

▲ 池坊 自由花 郭少静作品


茶语网:您觉得学习花道,究竟学习的是什么?


郭少静:我们把喜欢的事情大约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兴趣,一类是把兴趣变成工作。第一类人又大概分为两种,一种即便是兴趣,仍然用心地学习,变成生命的一部分,生根发芽;而另一种,躺在单纯的初心上,有一搭没一搭。我们大约要么第一种第二类,要么第二种带着直接的目的性。没有对错,都在你想要什么样的自己。


撰文/小新

图片/郭少静、南枝坊 、林勋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5)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