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茶香,一段被千年禅茶暖透的往事时光

发布时间:2015-05-05 10:32  作者:茶语网  来源:茶语网

     南方有嘉木,江南出好茶。当微阳挟着正好的一缕春风吹到面前时,榜叔的心动了,就想在这姹紫嫣红的季节里,为茶友们走段不一样的茶之旅。而在经过茶语网编辑部的意见综合后,我们把此行的目的地落在了浙江新昌,不仅因它千年前“梦游天姥吟留别”的情怀,更因这座县城的如今面貌,已经因为大佛龙井绽放一种更加不凡与不俗的姿采。


     不说了,世界这么大,赶紧出发吧。

 


    梵音与往事,当年四方来拜


     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是位于新昌县城西南的新昌大佛寺。这既是因为它的历史悠久,在东晋永和年间(345—350)就始建,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是国家4A级风景区。更因为我们前往大佛寺的动机起源于一杯禅茶——这座佛因寺而生、寺因佛而名的大佛寺,在海内外佛教界享有很高地位,并曾是我国佛学研究和传播中心之一。




     我们走进大佛寺的那一刻,是清晨七点,大佛寺的下院栖光净院正举行一年一度的大佛龙井.天姥红茶礼佛仪式。在主持法师的引领下,我们于三圣殿的袅袅青烟中,聆听梵音阵阵,心中涌起的却是一千多年前的六朝时期,竺道潜、支遁等十八高僧聚于附近研究佛学,开创六家七宗的场景——不远千里而来的四方僧众们,席地而坐听堂前佛经,面不改容,心却渐有收获。



     而那是1600多年前的某个清晨,浙东新昌石城山的某处山路上,走来了一个面色凝重的僧人。他在大山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穿过奇石嶙峋和飞瀑奔泻后,在一棵古树下坐定,最后将目光投向了前方一处深邃幽洞。“阿弥陀佛!”僧人见状将头匍匐于地,高诵一声佛号后将衣扎紧,披荆斩棘攀援而上进了洞。



     这个人就是法师昙光,在当时就已非籍籍无名之辈——他自少年时代师从少林寺慧日法师习武、学法,由于悟性高、能吃苦,均有大成就。而昙光所创的“蟹行八步”武学,遇柔则柔,遇刚则刚,能攻善守,变化莫测,至今仍为武林称道。


     公元345年,昙光因受当时最杰出的高僧竺道潜和支遁归隐浙东的影响,慕名而来石城山,终于寻得这个修行处作为人生的归宿。而传说他入石城山的那一日,突然狂风大作,虎啸狼嚎。昙光却知为山魈作祟,并不畏惧,依旧坐禅入定。后经三日三夜,山魈告退,风和日丽。当地人因此纷纷惊异并佩服这位高僧。


     昙光用了数年时间,依山建成了一座“隐岳寺”,这就有了新昌大佛寺的开始。而他本人极好饮茶,在苦修之余,常率领寺内僧众,在山后开辟茶园种茶、制作香茶,从此讲经传教煎茶品茗,开创新昌的“佛茶之风”。而以茶礼佛,由此就成为大佛寺的传统。



      至于昙光法师本人,他在石城山修行了五十三年后,以衣蒙头,安然坐化,圆寂时整整110岁。而昙光圆寂后的面貌依旧栩栩如生,他的弟子便以石室为墓塔,将这位中国佛教先行者的灵魂永远安护在了其中。
 


大佛与千佛,南无阿弥陀佛



     大佛寺是以“江南第一大佛”的声誉闻名海内外的,而这座大佛得来不易。那是在昙光法师圆寂后,由僧护、僧淑、僧祐三代僧人接力营造、前仆后继,最终以毕生信仰和生命历时30余年凿刻而成的作品,由此,被民间尊称为“三生圣迹”。


     到了公元516年,被三代僧人的努力深深感动了的建安王派刘勰——没错,就是那位以一部《文心雕龙》奠定其在中国文学史和文学批评史上大师地位的文学理论家刘勰,为它撰写了造像碑记。刘勰用一篇洋洋洒洒的《梁建安王造刹山石城寺石像碑记》,盛赞石城大佛乃“不世之宝,无等之业,旷代之鸿作”。而更巧的是,刘勰本人当时已入南京定林寺潜心20年,在写完《文心雕龙》后已经剃度出家,法名慧地。大佛寺这世代不断的佛缘,因此更添几分玄妙。


     我们仰起头,极目而望这座“江南第一大佛”时,第一感受是它的奇丽雄壮——只见这尊巨大的弥勒佛石像,座高2.4米,正面趺坐像高13.2米,阔15.9米,两膝相距10.6米,耳长2.7米,两手心向上交置膝间,掌心可容10余人站立。大佛满面含笑,仿佛千年来始终看淡红尘,并已在香客迎来送往中,笑尽天下一切可笑之事。



     而走远一些,见的便尽是树木葱茏、流水淙淙,就在大佛寺外山门内,是倒映着两面青山、四面绿树的放生池。放生池南面岩壁上的“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字,还是民国十九年时,弘一法师李叔同受时任浙江省长的新昌人张载阳之邀游大佛寺留下的手迹,而右侧的“面壁”二字,则是宋代书法家米芾所题。它们在恍惚而过的岁月里,提醒尘世中的人们要善待生活。



     说大佛离不开千佛禅院,它因石窟内佛像总数超过一千而得名,别名千佛岩,位于大佛寺西北约300米,紧邻大佛寺的外山门。千佛禅院的前身是高僧于法兰创建的元化寺,于公元345—356年建寺,是除大佛之外的另一处石窑造像,到如今已有极高的文化研究价值。据说石窑内共有佛像1075座,大的有1米之多,小的仅数寸。



     千佛禅院并没有大佛的香火鼎盛,只有一个老僧护守昏暗的石窟,而老僧见人进寺并不抬头,也不张望,仿佛他只是窟内的一尊佛像。即使再三问询,他也只是摇头,倒是正与这已历千年旧而不残的禅寺浑然成为了一体。



正叹息间,忽有茶香袭来,引着我们走向了更远处。

禅茶一味,不在寺间在世间



  在一处宝殿外,我们寻到了茶香的来源: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正在炒制清晨从寺院茶山上采下的茶青。只见她手不离茶 、茶不离锅,青叶翻飞中专心看守着面前的茶锅,对身边好奇的打量只作充耳不闻。而茶室的门楣上,写的不过四个字——禅茶一味。



     原来这是一处茶室,既做大佛龙井茶的现场炒制,也可以坐下来,让人歇脚喝杯茶。而茶室内那些怀旧的暖水瓶里,有的是开水,足够熨帖一些寂寞的肠胃和心灵。何必问君何处来,所谓禅茶一味,就是遇上了,便一同有滋有味。



     这也难怪千百年来,诸如魏徵、李白、孟浩然、杜甫、白居易、元稹、刘禹锡等文人墨客都曾至新昌礼佛,而绝代茶僧皎然,更曾在送别好友陆羽后,看清澈江水穿石城(今新昌)而过,随口便吟诵一首:“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一饮涤昏昧,情来朗爽满天地……”


     其实在大佛寺,不止有旧时诗声,还有今日琴声。当我们喝罢一杯大佛龙井,往回折返时,却见寺内白云湖边坐了个衣着入时的年轻人,怀抱吉他,声声悠扬。他的身边,摆的是最简易的茶席和茶具;而他的吉他声里,流泻的却是歌手齐秦的金曲。



     这一刻时光停住,这一刻梦回南朝,问人生何处有闲情,饮尽禅茶唤一味?那是在这块土地上朝朝暮暮生活着的越乡人,不在寺间在世间的情怀。


    而大佛寺的梵音阵阵往何处?那是一杯清茶相伴滚滚红尘的流逝,在人生背后、岁月深处留下的久久回甘。



茶语网贴心小提示:
1.茶旅大佛龙井产地——浙江新昌的最好时间是每年4月和5月,因为这个时间段能喝到最味正价优的大佛龙井新茶。
2. 新昌风景秀丽,有“东南眉目”之称,拥有大佛寺、穿岩十九峰、沃洲湖三大省级风景名胜区和一个国家级硅化木地质公园。其中大佛寺为全国重点开放寺院,寺院内同样可品茶。

3. 大佛寺景区内有大佛宾馆,可用素斋,也可住宿,不过最好提前预定。


     本文由茶语网(www.chayu.com)独家撰写和拍摄。转载请先联系茶语网(www.chayu.com)取得授权,否则违法必究。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3)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