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圈黑话揭秘:旧社会茶馆曾当作公堂审案,进出茶馆也危机重重

发布时间:2017-12-01 13:40  作者:天鹅绒铁矿  来源:茶语网

黑话,又称行话或春口,最初特指江湖中人互相交流的密语。它是主流之外另一套话语体系,繁杂而精深。著名评书艺术家连阔如先生曾专门写了一本叫《江湖丛谈》的书,详细全面地介绍了江湖行当中各种行话的意思和具体来源。

不过,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黑话。特别是在各种圈子林立的今天,更是黑话连篇,每个圈子都发展出了属于其独特的黑话。像摇滚圈,把泡妞叫“戏果”,兴奋叫“飞了”,死忠叫“铁托”。



还有游戏圈。一句“猥琐发育,别浪!”或许只能引来《王者荣耀》玩家发自内心的猥琐一笑。而“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这句话对非游戏迷来说同样非常无厘头,就连见多识广的日本演员苍井空也被搞得一头雾水。

粉丝圈更不用说了。于其而言,如果你不懂诸如“求锤得锤”、“抱走不约”、“疯狂打call”之类的黑话,那必将被无情打入中老年人阵营。

那么,一脸“我很有文化”的茶圈也有黑话吗?当然有。茶圈黑话的一大特点是大多靠肢体语言或茶杯本身表达,是一种含蓄、静默的艺术。懂得这些茶言茶语,对进阶为一名深藏不露的茶界老司机(也是黑话)大有裨益。



黑话多来自江湖,茶圈也是

大多数人了解到最经典的黑话无疑出自《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与土匪的这一段对话:

土匪:蘑菇,你哪路?什么价?(什么人?到哪里去?)

杨子荣:哈!想啥来啥,想吃奶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孩子他舅舅来了。(找同行)

土匪:天王盖地虎!(你好大的胆!敢来气你的祖宗?)

杨子荣:宝塔镇河妖!(要是那样,叫我从山上摔死,掉河里淹死。)



智勇双全的解放军战士杨子荣凭借对江湖黑话的熟稔,成功与土匪搭上话,为最终打入敌人内部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金庸小说《鹿鼎记》里也有类似情节。韦小宝要进天地会,陈近南给他传授了一句比介绍信还管用的密语:“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从此,韦小宝在天地会畅通无阻。

事实上,茶圈黑话也曾与江湖文化有过粘连,甚至成为江湖黑话的一部分。



茶馆黑话与袍哥人家

在解放前的川渝地区,有一种处理邻里纠纷的方式叫“吃讲茶”,以民间自主仲裁的方式,以茶馆为“公堂”,通过请当地比较有声望的人来为冲突双方“断案”。

哥老会的袍哥是茶馆常客,“吃讲茶”活动经常有他们参与,并在“断案”过程中在其中拥有极大话语权。



当然,茶馆不仅仅是袍哥有机会参与公共管理的媒介,更是其据点。哥老会通过茶馆聚集,过组织生活。同时为缴纳了保护费的茶馆提供保护,在茶馆内与需要保护的普通人联络,开展业务。



为了更方便地把组织内成员与组织外成员区分开来,袍哥们还编译出了其特有的接头语言。“摆茶碗阵”便是他们经常使用的联络方法。当一个袍哥踏入另一个地盘时必须拜码头,而“摆茶碗阵”是拜码头的必备仪式。



茶碗阵:最为难懂的黑话之一

“茶碗阵”变化万千,每一种都是不同的话语。无论东道主摆出何种“茶碗阵”,来访者必须有能力进行回应,并以暗语或吟诗作答。从这个意义而言,“茶碗阵”堪称最有文化含量和技术含量的黑话种类之一了。



举个例子。如果主人想弄清对方底细,他可能会摆个“木杨阵”:茶杯两只,一在盘内,一在盘外。饮者必须将盘外之茶移入盘内,再捧杯相请,并吟诗曰:“木杨城里是乾坤,结义全凭一点洪。今日义兄来考问,莫把洪英当外人。”



有趣的是,除了“摆茶碗阵”和吟诗外,袍哥也会用打手势的方式进行沟通。有的手势像一套神秘的体操,不是此道中人想搞懂其中的意思,无异于玩一个无解的“你来比划我来猜”。


弥漫在老茶馆里的暗语

“茶碗阵”因“涉黑”多少显得有点过于江湖气,这似乎与喝茶温文尔雅的气质不符。与此相比,普通茶馆的普通茶客间的黑话则要祥和、市井得多。



在老重庆,曾经有很多老茶楼,比如十八梯附近的老街茶楼、大田湾体育馆其香居茶楼等,而渝中区人民公园的“长亭茶园”更是重庆从解放前一直保存至今的极少数茶馆之一。在这些老茶馆里,至今传递着各种跟喝茶有关的“暗号”。



将茶盖朝下靠在茶杯边,表示客人要添水。添水一般只添两次,第三次要等到给大家统一加水的时候才能继续添。



老茶馆“暗号”中的人情味

如果茶客有事需要暂时离开且时间不长(不超过半小时),一般茶客会在茶盖上放个小物件,比如打火机、烟盒,甚至牙签都可以,示意老板自己还要喝,不要将茶碗收走。



还有一种“暗号”是充满中式温情的。有时会有茶客忘了带茶钱,为了化解尴尬,茶客把茶盖立起靠置在茶碗旁边,重庆话叫“楞起”。意思是告诉老板先赊账,改天再补。老板也懂人艰不拆,会给客人留脸面。不过,这种暗语仅限于有信誉的老茶客。



要是喝完茶要走,客人只需要把茶盖朝上放进茶碗中,告知老板可以收桌子了。切记不要直接把茶盖盖在桌子上,小心老板问候你全家。


闽南人茶桌上的黑话“杀机”

说完了茶馆里的“黑话”,我们再来说道说道茶桌上的“黑话”。可能是因为地域关系,在某些地区,其喝茶暗语既不像袍哥的“茶碗阵”那样充满江湖气息,又不像重庆老茶馆那样富有人情味道,反而隐藏着不一样的“杀机”。



闽南人喝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比如客人喝茶提杯时不能任意把杯脚在茶盘沿上擦,茶喝完放杯要轻手,不能让杯发出声响,否则是“强宾压主”或“有意挑衅”。搞不好茶没喝好,还得打一架先。



再比如客人喝茶时不能皱眉,主人发现客人皱眉,就会认为人家嫌弃自己茶不好,不合口味。那么,等待你的很有可能是逐客令。


逐客迎客,全在茶里

闽南人的逐客令是这么传达的:主人故意不换茶叶,哪怕茶叶已经泡成了白开水。这时候醒目的客人会有所察觉,然后识趣地离开。



此外,宾主喝茶时,中间有新客到来,主人要立即换新茶以示欢迎,否则有“慢客”之嫌。换茶叶之后的二冲茶要新客先饮,新客要欣然接受,一再推卸叫“却之不恭”。



值得一提的是,在接受斟茶时,要有回敬反应。反应的内容也应视斟茶人的辈分而有所区别。如果是长辈斟茶,则用食指在桌上轻弹两下,表示感谢;小辈平辈的用食、中指在桌面轻弹二次表示感谢。千万不能搞混,不然小心“家法伺候”。



结语:说到底,黑话是一种局限在某个圈子内特定的表达方式,有较强的专业性和排他性。同一个圈子的人可以通过黑话交流获得群体认同感和优越感,这也是为什么黑话盛行的原因之一。

不过,对喝茶来说,懂多少黑话并不代表是否真的懂茶,它的娱乐意义超过它的实用意义。而如果你真的想学喝茶,然后清晰准确地表达出各种味觉的感受,那么请多多关注茶语网的专业茶评。那是更高级的黑话。

参考资料:《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撰文:天鹅绒铁矿

图片:茶语视觉组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45)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