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上茶山,再论普洱

发布时间:2017-10-26 17:31  作者:夏天  来源:茶语网

旅行是件美事,尤其与茶有关。

所以吴总发出前往西双版纳的邀请,我不假思索答应下来,有条件要去,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去。



当我第二次降落景洪机场,就像一坨存放了43年转化正佳的沱茶,在清凉的风中浸润开来。

我对茶知之甚少。在我看来,喝茶有两种人。



一种是童子功,从小跟大人喝,不辨好坏,只是喝。渐成习惯,一天不喝,浑身不自在。

还有一种是成年后,缘分所至,由简到繁,一个杯子喝到一大堆茶具茶宠,喝到产地、山头、年份,从幼稚园喝到茶博士。

说不上好坏,条条大路通陆羽。



一群老友对茶的兴趣,完全来自吴总不幸进入茶叶生涯。只要坐下来,他(吴总)就开始暴力吹嘘茶的妙处,要是我们没兴趣,他(吴总)会从鼻孔里狠狠脏(zang)出一个“哼”,翻翻白眼,侧转身体,不再理你。

自从进入茶界,他(吴总)判断人的标准就变成了:喝茶和不喝茶的——和他(吴总)当年未婚时把女人分为可以泡和不可以泡的如出一辙。

表面他(吴总)很冷感,其实是个狂热的人,以致我一直担心他有天开始搞文学。作为同龄人,他(吴总)赢我太多,做茶做成百科全书式的专家;做媒体做成总编;结婚结成好老公;生个儿子又和他(吴总)关系很铁,让我们一点点生存空间都没有。




还是说回茶。

这次是茶界大佬中吉号茶做东,之前不太了解,但在勐海精制所喝了他们的“纯麻黑”,我发现在家喝的那些生普都是渣渣。不但一身疲惫烟消云散,而且就我来说,就像吸了大麻,人特别清醒,活跃,变得快乐。



如果快乐会上瘾,那么我不推荐“纯麻黑”,万一哪天这款茶没了,快乐岂非不可复得?

很多茶界大佬都会被市场和粉丝神化,变成耶稣式的人物,可以点石成金、翻云覆雨,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种夸张。因为这世上有太多比茶更重要的事,茶在我们生活中无论如何只是一个物质化的存在。



在此意义上,中吉号茶创始人杨世华先生反值得我们尊重,因为他比较真实,也敢于冒险。作为一个云南人,他(杨世华先生)是在普洱茶市场一片哀鸿之时进入的,既渴望创业,又希望帮助走投无路的茶农走出困境。



所以当年在麻黑寨,他(杨世华先生)才敢于压上全部资金,大量购入行情并不看好的茶叶,而且在市场形势暧昧不清的情况下,凭着做好茶的本心,不惜工本做了这款“纯麻黑”,从而一炮打响,在茶界坐了一把交椅。

他(杨世华先生)不做轻资产,而是希望做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从茶叶种植、生产到销售一条龙,每个环节倾力投入,严格掌控。在我看来,这不是对茶叶和个人经历的神化,而是对茶叶保持了客观的认知和尊重,中国茶界需要这种务实和理性精神。




法国、意大利红酒为什么牛逼?不是文化编造和吹嘘,而是技术、技术、技术。

中吉号茶在布朗山茶区的班盆老寨有几百亩古茶园,那里海拔1700多米,气候和生态条件非常好,几百年历史的古茶树随处可见。



作为外行,我们看不出太多门道,只知树上挂的全是现金。想到眼前几百亩地里全是现金,我不禁感到心潮澎湃,至少这一刻它们像是我的。

尤其当我们驱车前往班盆老寨两公里远的老班章村,初制所所长兼司机漫不经心指给我们看:这家年入800万,这家900万,那家,嗯,大概1000多万…… 

我不是很爱钱,但,那一刻,还是点起一支“玉溪”,陷入深深的沉思。



图片:游力克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11)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