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个妖精正剪下了一段岁月,修补你我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4-12-30 14:40  作者:茶语网  来源:茶语网


挑战:从残缺演化出异样的美


一批接近三十个破盏出土的消息,刚传到小e的耳朵里,她就当机立断,找了过去。这对她来说,实在是诱惑:“物件的破损有代表性,或者可以锔出有自己特点的时候,我就要收。”

随后,小e又仔细解释道:“每个器具,残破的程度,形状都不同,最大的乐趣在于,因为每一个器物损坏的程度不同,修补的方式和重点也不同,我喜欢这种充满挑战性和未知性的状态。”说到最后,小e俨然一副冒险家的语气。


 

其实,早在千余年前,做锔补的匠人就已经可以做到不用胶水,仅靠金属钉和金刚钻就把瓷器、陶器、器皿等破裂的地方锔合在一起,再使用时,就滴水不漏。


这种叫锔补的技艺,发展到后来,越发精巧,锔匠们甚至可以利用裂纹的走向因势利导,用金、银、铜、铁锔钉,锔出一枝梅或几束桃花,使锔补后的器物更添韵味。


小e做锔补已经有很多年了,虽然这不是她吃饭的活计,“纯粹是出于热爱。当你把爱好无限放大接近成职业的时候,你就会像一个小孩一样,心里的快乐,溢于言表。”她说这话的时候,语调里的幸福充满了感染力。


重生:当破盏遇上妖精的魔法


拿到这批破盏以后,小e还没开始思量怎么给它们重生,就有人闻讯找上了门。“一开始他来挑的是另一个破盏,但是我和他聊了聊,推荐了这一只。”


小e拿出了一个碗沿破损的盏的照片,残破的缺口触目惊心:“每个人气场不同,我和你沟通的时候,你表达给我的是什么,我就会选择什么样的给你,一定要适合你。”这也是小e做选择和判断的标准。


 

那人果然喜欢上了小e的推荐,还提了要求,要将自己和妻子名字中的各一个字刻印上去。小e痛快地答应了,她很享受这样看起来很温暖的要求。“古老的东西,时间的痕迹和人赋予的意义,修补残存的记忆。”这是她后来总结的修补过程中她所看重的东西。


除了她推荐给客人破损的器物外,客人也会拿着东西来找她锔补。小e接器物的流程通常是,收下残破的器物后,给客人提供两个方案。


内容包括用什么材料,会锔成什么样子,然后报价,谈妥了,让客人按地址把东西寄过来,锔补好以后,发还给客人。


她从来不问客户器物的价值,但是评估以后,觉得修补的价格远超过器物本身的价格时,她会问客户,值不值得。小e说,有的东西,本身不值钱,但是背后被赋予的意义,是很重要的,比如有人拿来父母结婚时做嫁妆的一个盆,不值得修,但是背后的故事很让人感动。


 

说起修复这个碗的过程,小e选择铜片来补缺,“要用刀片一点点把铜片表面锈渍,暗斑去除。然后按盏缺口的尺寸,用剪刀将铜片修剪成对应的尺寸。”


她说话的语速缓缓的,仿佛都能从她的语调中窥见做工时的细致。


 

“我打磨了很久,当铜片达到需求的软度,然后再刻上了那位客人要求加上的花色、字体,文字初步敲打好后,还用细锉刀慢慢加深字的轮廓。”这些描述,那样轻描淡写,盖过了背后付出的耐心和精力。


 

“铜片做好了,要细细磨平破盏缺口的边缘。才能把铜片镶嵌上去。”她露出笑容,在回味又一个圆满胜利的时刻。


 

“然后就是仔细检查是否完全贴合啊,因为美观也是很重要的基础要求。有时候需要修改和色反反复复好多次。”小e说,这个盏整整用了她三天时间。


 

她在细细地将重生的盏擦拭干净,眼神温柔又专注。小e告诉我们,平时她都是一个人在工作室静静锔补,第一次有人在她身旁还有些不习惯呢。


 

锔瓷,才是真正磨人的小妖精


小编心里一动,笑着问她:“有什么样的盏你绝对不会收吗?”


“碎成渣的杯子,就很麻烦,”小e很干脆地回答,“我的工作室没有用化工原料,有很多地方做锔补会有胶水,不管碎成什么样,都可以完美地重新贴合起来。但是我是用打孔锔钉,有很多接口。感觉会像一只多脚的蜈蚣,不好看。”


她顿了顿,加重语气:“如果客户提出用胶水,我是不会锔的。因为这个胶水有毒,对身体有危害。不入口还好,用来喝茶就绝对不行。”说这句话的时候,小e的笑容如和煦春风,尽显妩媚。



“另外一种是,你锔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器物了。你完全是好奇,随便买个杯子来花更多倍的价格来锔补。那没有意义。”这就是她的原则,她的坚持,也是她的乐趣吧。


当小编问这锔补辛不辛苦时,小e开心地说:“做这个在别人看来可能宽松,但是工作量非常大,堆成山 ,还有快递在不断地发过来,做不到定时的计划。我朋友约我去玩,约了一年,才约成,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又笑道:“我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就像收破烂的,因为经常收到一包破碎的东西。”


 

最后,小e也跟我们介绍了,锔补这项工艺本身:“我不是用相同的材料来做,比如一个瓷器残缺了,我用的是金银铜铁锡,几种材料,各取所长来做。可能包起来,可能压花。根据物品残缺的状况,做出新的花样。”


然后她又谈到:“但是基于一件事,全部都是纯手工的。”看得出,这是她的骄傲。甚至连她做锔补的工具,一大部分也是自己做的,“很难买到称手的,所以是要自己做。做了自己用着也顺手。”


 

 小e说,其实自己本来是个茶艺师,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个急性子,却偏偏选择了这么个无比磨练性子的行业来做。因为她想寻找与众不同的感觉,想赋予茶器更多的可能性。“有一种妖精叫锔瓷”或许说的正是这样的她吧。


以上图文均原创,若有疑问请联系茶语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涉权必究。


我来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我得说两句 总共(10)条评论
大家都在说
返回手机版